【永久頂】About*吐司有話要說


 文字之於自己,亦師亦友亦自我。
 一言難盡、一字難解。
 拆解掉人生的文法框限,徒留純粹的情感內在,這才是真實的自我,真實的文字。


   -Raitsu賴小司。




安安大家好,這裡是小司
跑到FC2來其實就是因為無名關掉了XDDD
在這裡先提醒幾件事情,很重要喔

1. FC2除加密文外,任何文章繪圖創作皆可轉發,但必須附上作者名賴小司,並且不能對文章做任何修改不允許任何商業用途
2. 請勿留言或濫發廣告連結等,看見一律刪除。
3. FC2是一個輕鬆的空間,希望不要有任何筆戰的情形請大家配合。
4. 有關文章評點、評論歡迎討教。
5. 工商、宣傳活動或遊記分享請用力轉發。
6. 請不要在任何文章之下做出抨擊、無目的謾罵角色之行為。

大概就以上這些算是一些小規定吧XDDDDD希望能在FC2有美好的時光
違反的人就沒有小雞雞喔!( *・ω・)✄╰ひ╯




有關 歐洲遊記 國際交換生 的問題,建議回覆在同篇文章底下
如果想知道更詳細的也歡迎來信或私噗詢問(但不確定能不能回答到問題就是了orz)
Email:GHRH0213@yahoo.com.tw
噗浪:https://www.plurk.com/GHRH0213(需有噗浪帳號才能私噗)



By Raitsu小司 2016/09/27

同人誌活動一覽

簡單來說就是個目錄
以後太多東西在丟去下面,現在少少的就讓我直接來吧(´///☁///`)(到底在說什麼
※沒連結就是還沒開喔(或是忘了做)




【Doujin Spirit 5 & CWT PARTY-24】2018/09/22-23、2018/09/29
刊物資訊頁(新刊新品あり、既刊,戀與,MHA,學園奶爸)
新刊通販頁面(蝦皮)
白起-新刊通販頁面(蝦皮)
~以上場次後才會開放上架~
周邊通販頁面(蝦皮)




【CWTK27】2018/08/18-19
這場我完全忘記做介紹頁(爆笑)
所以wwwwwwww我 我改天心血來潮再來補放(??)




【CWT PARTY-23】2018/05/12
刊物資訊頁(新刊あり、既刊,戀與)
新刊通販頁面(蝦皮)通販後才上傳
周邊通販頁面(蝦皮)





【CWT38】2014/12/13~2014/12/14
刊物資訊頁(新刊あり、既刊)
新刊通販-1頁面(露天)
新刊通販頁面-2(露天)




【CWT37】2014/08/09~2014/08/10
刊物資訊頁
新刊通販頁面(露天)




【FF24】 2014/07/26~2014/07/27
刊物資訊頁(新刊あり)

題目:同人活動 - 部落格分类:漫畫卡通

【戀與製作人】濕身之約(許墨x妳,R18)

〈濕身之約〉許墨x妳(悠然)
1115許墨生日慶系列活動之二——Lofter點文
*出遊設定
*溫泉Play



  人家常說,泡溫泉一解疲勞、二解憂愁、三則強身健體,氤氳霧氣總能帶走三千絲煩惱。
  但悠然不曉得為何事態演變至此。
  本來該是和許墨兩人相約的放鬆之旅,此刻卻是她癱軟在許墨懷中,粗喘著氣的姿態。
  水波蕩漾過雪白的酥胸,偶有透出一絲粉暈,池水下交纏的香豔刺激情景,更是令悠然想不到。
  體內的怒張的性器正緩緩律動,蕈狀前端硬得戳進甬道內深處,偶爾旋轉,磨得她雙腿肚直打顫。敏感的肉壁緊緊吸吮著柱身上虯曲的青筋,不時還能聽見男人性感的喟嘆。
  泉水滋潤了黏膩的兩人,一顆顆水珠在他精壯的胸肌上,似是他的汗水,又似是自己的。
  「許、許墨……等等……」
  「嗯?」
  許墨瞇著的雙眼充滿色氣,大手毫不留情地摩娑悠然胸前粉點。「怎麼,要說不喜歡嗎?但悠然的這裡可是同我一般硬呢。」說這話的同時,底下更是猛一抬腰,將抽出的陰莖再次深深頂入,令女子忍不住收攏指節,在偉岸的雙肩上撓出紅痕。
  硬如石子的乳首被帶著水氣的手指揉捻,許墨的動作好比電流,激得悠然全身發顫,花穴深處更是淌出別於泉水的清澈淫液。
  悠然努力打直身子,胸前豐盈順勢從水中浮出,「等、等……我們去床上好嗎?這裡、在外面……」
  露天的溫泉本該是休憩的好去處,但做著這般床笫之事,還能聽見郊外鳥囀蟲鳴,令她羞恥得全身發軟,眼鼻都泛紅了。
卻不知自己泛著淚光的神情,只會讓男人發狂。
  「放心,我都打點過了。」許墨噙住女人的薄唇。
  他怎麼會讓別人看見他的女孩呢。

  在悠然嚶嚀出聲時,男人雙手緊抓她的大腿根部,主導抽插的動作。濕熱緊緻,讓每個插入都成為無上快感,陰莖鈴口泛出前列腺液,在女子體內與其的體液混合並流出。
  順著泉水、抑或其他體液的滋潤下,生澀的女人口中溢出嬌喘呻吟,巨物也將緊緻的陰道頂得柔軟出水,比溫泉還更加濕熱。
  悠然在泉水中起起伏伏,愈加迅速的律動讓她止不住向後傾倒,胴體在冷冽空氣中彎出美好弧度。平時靈動的雙眼早已失神,嘴邊的涎液不自覺地流出,唯有那雙水還記得牢牢抓住撐起她身子的男人。
  許墨見狀,只覺下腹一緊,他忍不住緊擁著女子,奪去的每個呼吸與喘息,都是最美味的饗宴。
  極致快感將至,他狠狠地一頂而入,在悠然雙腿緊夾著他腰部時,將囊袋中的所有白濁射進蜜穴的最深處。
  許墨還在回味女人的滋味,以及在他耳邊的淫叫呻吟,卻是被癱倒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給喚回神。
  柔軟的胸脯、毫無防備的依偎著自己──
  認知至此,許墨額間沁著薄汗,嘴邊又再度浮現一絲笑容。

  「現在,可以到床上了。」



  ***

  「您好,我從下周開始要請長假,大概十天。」
  「誰啊也請太多——啊,是許教授啊。」
  「許教授當然可以了,不過是要請事假還是年假呢……?」
  「謝謝,我請婚假。」
  「噗!」
  「呵,開玩笑的。」

  「不過,大概是婚前假吧。」


  ——〈濕身之約〉完。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【戀與製作人】下課後(許墨x妳,R18)

〈下課後〉許墨x妳
之前替教授辦活動的點文!第一次寫師生的設定,雖然是個短文但還是很怕OOC(艸)
*師生設定
*吃了醋就文明發車







  踏著自己都不知曉的輕快步伐,妳來到了許教授的辦公室。

  「下課後到我辦公室找我。」——當講台上那微蹙著眉、表情冷淡的教授,這麼對妳說的時候,妳的心跳遠比剛剛被男同學告白時還來得快速。
  紛亂的心,早已讓妳忽視掉男子點名時的語氣並非以往那般和藹。
  眾所皆知,穿過鏤空連通長廊、位在斜棟三樓的辦公室,是整個校園最清幽的角落。辦公室和旁邊兩間打通的大實驗室,曾經是最受女學生歡迎的地點——只是在許教授帶著淺笑、說太過紛亂會影響他的實驗後,就沒有學生敢明目張膽地靠近了。

  叩叩。兩下清脆的叩門聲,過沒多久就有了回應。
  「進來吧。」
  短短三字,就足以讓妳怦然心動。

  邊說著打擾了、邊推開那扇沉重的隔音門,門扉後的教授,正倚著窗邊面向來人。午後的陽光斜散進室內,將許墨的髮絲照出點點金光;背光的面容,讓妳看得不太真切,似是在微笑。
  憶起上課時溫文爾雅的他,妳貪戀教授眼中從不只屬於妳的溫情,然此刻被注視著,又害臊地想轉移視線。
  「教授……!」
  在妳還搞不清楚狀況時,男子突然欺身而來,在妳面容上壟罩出屬於他的影子。「說了,兩個人的時候叫我許墨。」
  妳嚇得連連後退,卻正巧被男人抵在門扉上。
  「剛剛見妳被男同學告白,都沒這麼緊張……」許墨撩起妳臉頰邊的一縷髮絲,微瞇著眼,「還是,妳就這麼怕我?」
  「不、我——」
  狡辯被薄唇吸吮,呼吸在一瞬間被掠奪。男子大手拂過短裙下擺,所及之處都變得燥熱不已。
  面對男人侵略性的舉止,妳只能以訕紅面頰、和間斷的嚶嚀應對。
  不管是親吻、褪衣,還是裏衣由後被解開,一切都令妳措手不及。
  「許、許墨……嗯、對不起。」不管怎麼樣,先道歉就是了。
  「嗯?」男子的氣息濕熱地打在微挺的紅蕊處,「怎麼道歉,妳做錯事了?」
  細長手指略過下腹,指尖在濕濡地私密處徘徊,好像一沒有滿意的答覆,就會直搗深處、令妳露出醜態。
  「我……」妳支吾著,一面是想不到該如何圓自己的說詞,一面是因他過分的舉動而恍惚。
  怒張的慾望毫不掩飾地貼著妳大腿根,儘管隔著西裝褲,卻還是灼熱得讓妳暈眩。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  聞言,他輕哂著。
  劃開拉鍊製造出的金屬聲響,讓妳羞赧的臉更加紅潤,然而雙手卻不由自主的搭在那人胸前,感受他鮮活的心跳與動作。
  妳已經不曉得,到底是探入體內手指令妳緊張,還是許墨的雙眼裡的執著慾望,更讓妳興奮。
  夾緊的雙腿被男人強硬扳開,他拉抬起妳的左腿,徒留一件純白裏褲掛在右腳踝上。
  「既然妳說不出,就由我來說。」
  許墨回想起稍早的哄鬧,懷中的人兒在眾目睽睽下、被隔壁班的混小子告白的場景,臉上笑意更甚。
  撤下濕潤的指節,他緩緩將身下昂揚挺入緊緻蜜穴。突來的不適令妳眼眶泛紅,手指抓皺了他胸前的襯衫領帶。
  直到和妳完全緊貼,他才發出舒爽地喟嘆。
  「……妳唯一的錯,就只有太過誘人。」
  許墨輕柔地吻去妳眼角的晶瑩,手指輕捻紅粉乳尖,成功地在妳臉頰上,再染上一層緋紅。
  即使妳並不懂這解答的來由,但此刻妳無暇思考。

  本來是想循序漸進的。
  嫉妒真是可怕啊——
  他笑容間藏了些無奈,卻不是後悔。

  青澀的果實,有時更加甜美多汁。

  辦公室逐漸升溫,黏膩與濕濡暈染妳藏青色的學生裙。
  男子以律動與親吻代替言語,過了半晌。
  「——誘人得、即使尚未成熟,也令人想摘取。」
  妳卻只覺得男人喑啞的喘息更加誘惑。


  白大褂遮住了你倆,卻是擋不住那人的深入淺出。
  溢出的呻吟宛轉,替清幽一隅染上無上春色。






還有3篇我努力TT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【戀與製作人】偶遇你的夜晚(許墨x妳)

大家好我是小司!
好久沒po文了,來放一下一直都很曖昧又很笨的梗XD

*以下會有誤用英文,請當作妳雖然英文不錯但是太純潔了所以才不理解(???)


〈偶遇你的夜晚〉許墨x妳


 Can you play with me?
    It's my pleasure.



  當妳推開那略為沉重的門扉,與外頭相差無幾的昏暗,其中又帶了那麼些許光芒。五光十色的光芒穿透了各式觥籌交錯的高腳杯,調酒的顏色都變得鮮豔無比,即使是單調的澄金色香檳,都染上了香格里拉酒的妖豔。
  「框——」清脆的敲杯聲此起彼落,早掩蓋了門返回門檻的悶聲與鈴聲。
  好像……比自己想像中的還來得熱鬧呢,好險。妳在心底暗自鬆了口氣,嘴角也無意識地微微揚起。
  在吧檯內的酒保邊擦拭杯子,邊抬頭掃視了門口的方向,隨即垂下眼簾、繼續做著他的事情。

  出差在國外,實在是各種狀況都會讓妳很緊張。
  本來是約好和安娜姐一起來這間酒吧與合作廠商應酬的,卻不想安娜水土不服的症狀十分嚴重,昨夜發燒、到下午都還是滿臉燒得通紅。妳實在不忍心讓她抱病前來,只好下班後孤身前來。
  越是靠近酒吧,就越擔憂接下來的應酬。約在酒吧,會不會那個廠商別有意圖?對方會灌自己酒嗎?一想到這,纖手都忍不住將長夾握得老緊。
  不過當你踏入時感受到的歡樂氣氛,倒不像是間妳想像中的酒吧,而是像美式餐廳般,眾人邊談笑、邊暢飲,彷彿這些人手中拿的是可樂、雪碧。偶爾還會有相機的閃爍光芒乍現,讓妳的緊張在一瞬間消退。


  踏著不大的步伐,妳覓尋廠商的餘光,忽地瞥見熟悉的身影。
  那人脫下了平時讀書時會戴的眼鏡,坐在人群之間,身上穿的自然也不是一身白大褂,而是件暗色襯衫。頸項前的鈕扣自然灑脫地解開。
  氣質非凡的男人,偶爾會對旁人的笑話回個幾句話,傾瀉而出的流利英式英語,真的是相當難得才能聽見;他大多時間是靜靜地聆聽,並以細長的手指托著笛型杯杯底,酒液就這麼順著優雅地晃動盪著細微波紋,恍若妳的心都隨之蕩漾。
  許墨——
  當妳正想開口喚他,卻驚覺有人在喊著妳的英文名字。接著,就對上那深褐色的眼眸。
  他的眼中也有驚訝,更多的卻是深邃又閃爍的神情。

  好不容易將心神從許墨那雙勾人眼眸脫離,才意識到他周邊的幾人,正熱情的招呼著自己——那正是這次妳這次前來要找的廠商。雖然意外許墨怎麼會認識這一群人,不過看這樣和樂放鬆的聊天,大概就是朋友的關係吧?
  「嗨……抱歉我來晚了。」
  妳訕笑地用英文回應,幸好廠商並不在意,甚至還要自己放輕鬆點,當這次就是平常的朋友聚餐。
  心底也慶幸這裡的燈光並沒有特別強烈,才能讓自己緋紅的臉頰匿於昏暗之中。
  許墨對著妳微微一笑,禮貌得點頭示意,自然不過的就像是陌生人。傾身倚在高腳桌的身影,從妳的角度望過去,他衣襟內的膚色,彷彿像濃醇酒液般讓妳心神不寧。
  妳有點不知所措,也不知道是他這般作態、還是他周身釋放令妳目眩的荷爾蒙。本以為許墨並不會想要叫住妳,但妳低下頭一入坐,那熟悉又過份懷念的嗓音,說著簡單四字,「好久不見。」
  「好、好久不見!」
  妳忍不住抬起眼簾,望著那片有妳身影的星辰大海,明顯的笑意,讓妳突然意會到剛剛不過是許墨的一點小惡作劇。
  「欸——原來妳跟Ares認識嗎?」廠商負責人特別擠開原本坐在許墨身邊的人,像個大男孩一樣攬著許墨寬闊的肩膀,「我們是在研究所認識的朋友,Ares很厲害的呢!」
  被這樣和樂的氣氛感染,妳忍不住帶著笑顏回道:「嗯,我知道,許——Ares一直都很厲害,也幫我們公司很多呢。」
  「啊啊,原來他就是你們節目裡、那個教授西、西摩?啊——中文真的太難啦!我還是叫你Ares就好。」
  許墨不理會友人從背脊上拍打的動作,淺啜了杯中的酒,「我也是這麼希望的。」
  明明是優雅的輕輕哂笑,話中的嘲諷意味,讓妳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  妳的笑聲一點即然,惹得同桌近十人也紛紛笑了,廠商負責人這時才反應過來。「別笑話我!我不信你們能完美得發聲出來——」
  後來竟演變成了拿著手機,輪流念著中文、念得不像得就得喝酒的玩樂局面,讓這桌成功成為酒吧裡最熱鬧的一角。



  妳看著周遭的人開心的玩樂,眼眸閃著愉悅的光芒。
  「妳就一個人到美國?這麼晚了,像妳這麼柔弱的女人走在路上,會很危險的。」
 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,許墨已經來到妳的身側。在歡鬧聲中,他的嗓音就像是溫潤泉水,讓妳心中莫名熨貼,又像濃醇酒釀,讓妳迷醉其中。
  剛剛被昏暗視線及高角桌遮掩住了他的身影,此時才看清他的衣裝,是一襲深灰色細紋襯衫、與緊緻的黑長褲,襯衫領口並不是沒繫上扣子、而是本來就設計的V領。
  「我……本來是和安娜姐一起來的,但她水土不服,只好我自己來了。」妳低聲用著中文回應他,臉上掛著的無奈又怯弱神情,讓他笑意更深。
  「妳呀,」他輕點妳的鼻頭,「在美國說英文比較好吧?」
  這親暱的舉動讓妳臉頰微紅。
  許久未見的心,好像又隨著許墨怦動不已。
  「你、你就會說中文,怎麼還要我說英文呢!」妳被他的手指戳弄得有點傻愣,頭隨著他動作向後一點一點。來美國雖然才兩天,但這時候是妳感到最自在的時光。
  究竟是因為在陌生的外地、說著熟悉語言的關係,還是因為見到了熟悉又想念的人呢?
  妳暗自思索了半晌,覺得是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。

  「呵……」許墨哂笑,大手也改為拍頭安撫,「妳太單純了,在高大的美國人眼中,嬌小的異國女子、是最好下手的目標。」
  妳聽聞他的話,身體一僵,才想到這個可能性。
  「好吧,那我說英文……」
  許墨看妳沮喪又自疚著臉,他手不住摩娑妳的秀髮,安撫道:「嗯,乖孩子。」

  時間如同杯中晶瑩般流逝得迅速,妳被廠商慫恿著喝的酒,也全入了身側那人的口中。偏偏,許墨依舊泰然自若,即使已經喝了不少調酒與伏特加,臉頰邊卻是連一點緋紅也沒見到。
  廠商和他的友人依舊鬧騰地十分歡樂,但妳卻覺得有些無趣——再待下去,只會讓許墨喝更多的酒罷了。
  擔心地抬眼,卻見到許墨瞇著細長雙眼、依舊溫煦的笑,就和平常一樣。
  但妳還是捨不得他在這裡喝醉。

  「……妳、妳有什麼什麼話,想說嗎?」
  說話已經有點不利索的年輕負責人,拿著威士忌杯,邊靠著身邊的朋友蹣跚走來。
  他這副姿態,會不會晚一點、就在許墨身上重現呢?想像許墨醉酒的神情,一定比現在還要更加吸引人——想到這點,妳心裡不禁緊張起來,有些木訥地說道:「我……我想先和Ares去別的地方了。」
  妳轉向身邊的人問道:「你能跟我去玩玩嗎?別的地方——適合兩個人的。」
  妳還特地補充了一句,就怕這人來瘋的負責人,會雀躍地想跟上。
  卻不料,這句話讓本來鬧騰的人群噤了聲。
  「呃……怎麼了嗎?」妳被大家過於炙熱的神情搞得有些不解,轉過頭想向許墨詢問,卻見到他眼眸中來不及收回地驚楞神情。
  但是在下一瞬間,他眼中溢滿的又是熟悉的濃密笑意……只是,與平常的又不太相同。
  
  「……樂意之至。」

  深深的笑意與突如其來的拉扯,妳毫無防備的被許墨拉進懷中。「許、許墨!?」妳忍不住用中文喊著那人名字,卻無法阻止男人的舉動。
  許墨拉著妳向門口走去,無視身後友人們的嘲笑與吹口哨聲。
  「Ares!真有你的!」
  「體貼的男士,悠著點啊!夜還很漫長——」
  直至被許墨強硬攬著出去,妳還是不太明白,怎麼變成這種情況。
  門扉外的午夜夜色,在城市閃爍燈光下顯得不那麼靜謐。周遭一棟棟高級酒店與旅館,好像印證了那些人最後說的「夜還很漫長」這句話。
  能在不夜的城和你偶遇,真好。
  幾乎被攬在許墨溫暖的懷裡,妳忍不住握緊了他的手——然而這樣浪漫的場景,最終還是被妳的噴嚏聲給打壞了。
  「哈、哈啾!」妳吸了吸鼻子,涼風吹得妳瑟縮著肩膀,許墨這時才冷靜下來,動作也不那麼強硬。
  「……抱歉,我忘了帶我的外套出來了。」
  妳愣愣地看著他扶額有些侷促的神情,覺得這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許墨。
  是因為酒精,讓他變成這樣嗎?妳為此竊笑,但面容上沒有太大的笑容。妳擺了擺手說道,「沒關係的,我住的旅館就在附——」
  「妳,不是說要跟我去玩玩嗎?」
  許墨富含磁性、略為沙啞的聲音打斷了妳的話。被幾乎在耳畔響起的聲音給震到,裸露的頸項浮現紅潮,且持續向上蔓延。
  「我、我只是想說,找個機會兩個人獨處啊……」

  許墨似乎對妳的直率感到很滿意,輕聲低笑。「聽好了,妳以後只能對我說這句話,知道嗎?」語氣帶點強硬。
  雖然不知所以,但妳還是頷首表明聽從,得到的卻只有一個輕吻、以及一句普通不過的回應。

  「那我們,就去『玩玩』吧。」

  ——妳原以為是平凡的回應,直到妳被壓倒在陌生的高級酒店被褥上頭,妳才意識到許墨所謂的「玩玩」是什麼意思。
  許墨低伏在妳身上的動作輕柔又富侵略性,每個輕吻,都能嘗到濃情的酒味。


  夜,真的還很漫長……
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原創-叢林裡的小動物*設定文

大家好,我是小司!(=゚ω゚)ノ
這個系列是由首飾做發想的原創系列XD
叢林裡的小動物
應該算是奇幻風(?)
角色都是動物,是個動物遠離人類生活在叢林裡的故事!

*以下是因為畫動物不成只好畫擬人的圖xD

叢林裡的小動物_貼紙 _s


下收其他設定,可能會不停地變動

繼續閲讀»

題目:自創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【戀與製作人】妳買了他的黏土人(李澤言x妳)

好微笑的黏土人,買爆:) (不要只講這句話

*OOC可能,假設同居後偷偷買被發現了的羞恥場景(?)
*之後可能會有其他男人的,先讓我過過皮李總的癮XDD(欸



〈妳買了他的黏土人〉李澤言x妳

前幾個月,妳暗搓搓地從網路上下訂的黏土人,今天總算來了!
那並不是普通的黏土人,而是——


#李澤言

  妳小心翼翼地把外包裝拆了封,看見裡頭被塑膠膜具包覆的黏土人配件,喜悅化作笑容浮現在妳臉上。
  總算不用每天躲著李澤言等包裹了!
  妳心裡這麼想著,著手開始組裝它們——卻不想太過專注,直到陰影完全遮蔽了頭頂而來的光線,連手中黏土人的表情都變得晦暗不明。
  妳全身僵硬,發顫地抬頭,果不其然瞧見那人蹙眉嫌棄的眼神。
  李澤言看著和自己相仿的黏土人,表情有些複雜。「幹嘛買這種東西……」平時不苟言笑的他,此刻臉頰上卻有一抹緋紅,與手中那微笑表情配件相仿,看得妳直發愣。
  「你……你不罵我嗎?」
  「……罵妳幹什麼,只覺得買這個……咳,有點奇怪。」
  他清了清喉,卻絲毫遮不住臉上的不自在。「不過,如果妳喜歡的話,倒也不是……不可以。」

  李澤言的反應,讓妳吃驚地張嘴啞然。
  平常一定會罵被商家騙錢還很開心的笨蛋,哪會像現在這樣,還鼓勵自己消費——
  啊,因為這次是買「李澤言」,所以才不能罵吧!不然就罵到自己了!
  茅塞頓開的妳,自以為解讀了李澤言心思,抿起的嘴角不由自主勾向上。

  但在暗笑之餘,妳突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  「李澤言,你好像一點也不訝異——我買了你的黏土人?」
  回復平靜的李澤言,掃視過來的眼神充滿鄙夷。


  「妳刷我的卡買這東西,我還會不知道?」




  過了幾天以後,又有幾個指名給妳的包裹寄來,而且分了三次才全數寄完,搬貨的快遞小哥看過來的眼神,都像懷疑妳在搞什麼批發一樣。
  妳困惑地打開其中一個,僅僅瞥了一眼,卻只能啞口無言。
  過分眼熟的外包裝,上頭還印製著李澤言造型的黏土人。
  「……」
  妳就算不拆其他的包裹,也知道內容物是什麼了。也終於明白他前幾天反常的言論,是什麼意思了。
  這算是——李澤言鼓勵消費李澤言?
  錯愕過後,妳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,尤其是被自己的想法給逗笑。


  好吧,買買買!
  不管有多少李澤言,妳都買單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雖然很想接一句:「反正是刷男人的卡(笑)」在後面,但實際上真的不是(痛哭揍錢包要它吐錢
  認命賺錢養男人!GO!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【戀與製作人】他和妳的睡前故事(全員x妳)

又是一個在路上想到的段子(怎麼走在路上特別有靈感)
然後我真的是李澤言粉各位李太太不要打我XDDDDD



〈他和妳的睡前故事〉全員x妳
*OOC可能


#許墨

  許墨在整理明天要上課的資料,突地瞥眼看見妳坐在床邊神采奕奕的模樣,有些愣怔。
  「還不想睡?已經十二點了啊。」
  妳訕訕地摸了摸後頸,「嗯……其實還不是很想睡。」沒把心裡那句「想等你一起睡」給說出來。
  許墨淺笑著,「不想睡的時候,聽說看數學就會馬上想睡?」
  「不要啊——」
  聽見妳的小小慘叫,男人彎起嘴角的弧度漸大,笑容就像是得逞的狐狸般。
  「還是,我說睡前故事給妳?」
  妳聽見這話有點吃驚,「睡前故事?」然而眼中的期待早就超過那般驚訝。

  許墨停下了整理的動作,往床上的人兒湊近。
  「嗯……」
  輕點於唇上的動作,逐漸變得火熱,炙熱氣息不斷吐在妳褪去衣裳的裸露肌膚。
  「唔——等一下!許墨你、你不是要說睡前故事嗎!?」在一陣深吻後終於能夠喘息的妳,羞紅了面頰,拉過一旁的薄被遮掩身上新鮮的紅痕。


  「嗯,邊做邊說。」


#李澤言

  臥床相對眼,在身側的李澤言,對妳仍舊瞪大的雙眼感到很頭疼。
  「不睡?」他瞄了眼牆頭的鍾,恰好看見時針挪動至數字三的一瞬間。妳癟著嘴,「我睡不著。」
  想著明天是假日,妳就莫名興奮的不想睡覺。
  「李爸爸!不如你來說個睡前故事,讓我好好睡覺?」
  他聽見妳的稱謂,眉頭皺起,「瞎說什麼,快睡。」
  最後他被妳軟硬兼施的舉動、纏得受不了,輕咳一聲,「我不太會說故事。」
  ——然後在看見妳十足期待的眼神,就曉得自己逃不了這關了。

  「……有隻駱駝,牠走在沙漠裡。」
  「牠就走著、走著,一直走……咳、一直走……」

  原本妳滿是期待,卻越聽越不解。「怎麼一直走?然後呢?」
  李澤言被妳這話,噎住了還要重複的話。接著好似解脫般,把棉被蓋上妳的雙眼。

  「然後就沒了,駱駝怎麼樣都不關妳的事情。」
  「——現在,睡覺。」


  被矇上眼的妳,還能聽見他羞惱的聲音,忍不住偷笑。



#周棋洛

  妳看著已經在打盹的男人,面容就像天使一樣。有著金髮的天使再度睜開雙眼,迷濛雙眼富含水氣。
  「唔呢呢、阿薯還不睡嗎……」
  「棋洛——我睡不著……」
  妳撒嬌湊近地抱住那人,周棋洛被溫軟的觸感勉強喚回精神。「那……我說個睡前故事給妳聽?」
  睡前故事……!
  被這四個字弄得有點害臊、但又很期待內容的妳,決定什麼也不說的、等待人見人愛的周棋洛說故事。

  「從前從前,有一個薯片王國……裡面有一個薯片公主……嗯,超級漂亮!」
  「然後鄰近國家的太陽國小王子,很喜歡吃薯片,所以就跑到薯片王國去……」
  「然後……然後……」

  妳看著他睏得不行的模樣,忍不住心軟地幫忙接著結局。
  「然後薯片公主跟棋洛王子,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……」
  而且不知怎麼的,也感染了他的愛睏,眼皮漸重——儘管這只是個吃飽飯後的午休時間。


  雖然回應妳的只有均勻的呼吸聲,但妳還是很滿意這個故事的結局。


#白起

  正沉迷刷微博的妳,直接被白警官攔腰抱起,抱進房間。
  「妳該睡覺了。」
  白起把妳安穩的放在床鋪上,看著妳人還掙扎地想起身,只好用棉被牢牢的裹著妳,把妳變成大蠶寶寶。
  「我還不想睡……」雖然時鐘指針已指向凌晨兩點,但妳精神格外地好,用著毫無睡意的大眼眨著、眨著。「要不,白起你說個睡前故事給我吧?」
  對於妳的提議,白起顯得不知所措,「睡前故事?」
  他沉默了幾瞬,接著跟著躺進被窩裡,「……好吧,如果這能讓妳睡覺的話,我試試看。」儘管臉上那種侷促緊張,就像初次上台演講的孩子一樣,看得妳忍不住發笑。

  「從前從前……有一個男孩,看見了他的學妹,他就喜歡上她了。」
  「男孩愛打架鬧事,在大家心中就是個壞孩子——他有天一想,這個小學妹是三好學生,他如果不努力一點、怎麼能配得上站在她身邊的人呢?」
  「……儘管那個男孩送的情書還被當成恐怖信函。」

  「噗!」妳聽到這,忍俊不禁,「那麼,後來呢?」
  「後來男孩,等了很久、很久,才又見到他最喜歡的學妹……」



  他所知道的故事,一直只有一個。
  這睡前故事,最後說了一輩子——

【戀與製作人】最安心的姿勢(李澤言x妳)

〈最安心的姿勢〉李澤言x妳
對不起我又開腦動了T.T看見背背卡面太激動了……雖然是超級短打XDDD
*最後有點開車門請斟酌觀賞(?)

--

  夜深了,結束一整天工作的妳和他,難得自在的走在街道上、準備回家。
  霓虹燈照得身邊那人五光十色,犀利眼神均柔和下來。
  周圍的喧囂不過像陣風,吹拂而過、了無痕。

  妳突然不想離開這個地方。
  不為別的,就是為了此時此刻、為了這個人。

  周圍的街景忽地拔高,眼前的男人變得高大——
  李澤言也因為妳放開手的舉動朝後望了眼,那瞥眼的眼瞳有著不解。
  妳蹲坐在地。
  和他的高低落差,讓他偉岸身影,完美地壟罩著妳鵝黃色下裝與倩影,還有妳那引頸期盼的神采。
  就像妳整個人屬於他一樣。


  「腳崴了?」
  男人轉過身來,西裝筆挺的模樣過分的帥氣迷人。
  「沒有,」妳抬了抬臀部,卻也只是小幅度抬動。蹲著晃呀晃的,就像鬧脾氣的孩子般,「我只是……不想這麼早回家。」
  明天是假日,就算在外頭待再久也沒關係——
  妳甚至希望李澤言可以暫停時間,讓妳們兩人溫存這樣難得的時光。

  然而李澤言居高臨下的眼神,充分展現了反對。
  「傻了嗎,不回家要做什麼。」
  夜風吹拂而來,僵持不下的場景在人來人往的街道邊有些可笑。就算經過的人很少,妳還是覺得尷尬無比。

  那麼聰明,怎麼就看不出來我的意思呢!
  妳把躁紅的臉埋在雙腿間,在心底腹誹著。
  除了對著光裸肌膚,在剩餘的狹小視角內,餘光察覺包容妳的陰影不在,正賭氣的想抬頭要那人等等妳的時候——就發現在妳跟前,多了個半蹲下來的身影。
  條紋西裝下那寬廣的背脊,領口上方露著一截頸部,性感無比。
  頸線隨著他轉頭的動作,更是描繪出男人喉結與直至下顎的輪廓曲線,「上來,背妳回家。」不論是逆光時的髮梢虛影,還是眼中過分繾綣的溫柔,都讓妳看得晃眼,一時之間口乾舌燥,只能傻楞楞地與他對望著。
  「……不要就算——」
  「我要!我要!」
  妳搶在他話還沒說完的時候、就急著回應,生怕那人反悔,幾乎是起身後又馬上踏向前,靠在極少碰觸的男人背後。

  李澤言直立起身,還下意識的抬動妳的身子,讓妳雙手環過他肩頸、最終在胸前交疊一處。
  強而有力的手托著妳的膝蓋窩,手錶不時蹭過妳的大腿,讓一陣溫熱肌膚接觸有一瞬冰冷清涼。
  然而妳卻更沉溺其中。

  周遭的靜謐不值得一提,他背著妳走在路上、這還是頭一次。
  極少以這樣的姿勢和男人相擁,一湊近髮梢,還能聞到屬於男人的氣味。
  妳不自覺地笑了出來,因為妳開玩笑而買的滋養肌膚玫瑰系列,李澤言嫌棄歸嫌棄,卻還是跟著妳一起用了。
  ——儘管那是揉合了玫瑰與男人自身氣味的混和香氣,但妳就是愛這樣的味道。
  那和自己相仿的氣味,總會讓妳覺得妳屬於他、他屬於妳。


  妳將下額抵在他肩窩處,看著男人的側臉。
  英氣的五官在光線散射下,模糊了剛硬的曲線。
  「我的男人怎麼就這麼帥呢……」
  李澤言聽聞妳這話,嘴角勾起弧度。
  「笨蛋,現在才知道?」

  當然不是現在才知道啊……
  但就是,每天都會發現你,好像比昨天又更帥了一點呢。

  妳看著他,沒把在心裡的話說出來。
  隨著行走的晃動,妳覺得全世界都為了這個男人傾動不已,正如同妳的心一樣。
  「李澤言……」
  「嗯?」
  「我好想一直被你背著,不想下來。」
  他聽聞你這話,動作稍慢了下來。
  「妳呀……想一直賴著我?」他語氣有些沒好氣地淺笑,惹來妳不滿嚷嚷,「哼!難道不行嗎?」
  感受到身後越貼近的溫度,還有胸膛前扣更緊的纖手,李澤言轉向前方,嘴邊一抹笑地低聲回應。

  「賴一輩子都行。」



  在李澤言過分溫柔、寵溺之後,妳有幾次都差點入睡。
  喚回妳心思的,正是男人細碎翹髮下方的、那一截後頸。
  誘人,也時時刻刻在勾著妳的心。

  妳忍不住湊近吸吮,濕熱的吻,製造了一小點綻放的紅蕊。
  這動作,也讓妳明顯感受到身下人一僵。
  「我反悔了。」
  「嗯?」
  「我不喜歡這個姿勢。」
  「……哈?」妳不是很明白男人這時候持反對意見的原因,「剛剛不是才說讓我賴一輩子的嗎!」
  「……妳別再吐氣了。」
  男人腳下動作漸快,顛簸得厲害,讓妳只能更緊密地擁著身下的人。


  摸不著頭緒的妳,在回家被放倒在床鋪上後,就瞭然於心。
  「我們也可以,賴在床上一輩子。」
  李澤言報復似的吻出更多艷麗痕跡,為這一輩子的債,收取微薄利息。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【戀與製作人】當妳在男人面前哭的時候(全員x妳)

又是一個在回家路上想到的小段子XDDDD
特別喜歡李澤言所以有兩個版本ˊ///ˋ(欸



〈當妳在男人面前哭的時候〉全員x妳


#李澤言(客廳篇)

  妳看著最喜歡的劇碼,上演了親人天人永別、有情人不得眷屬的劇情,忍不住撲簌掉淚。
  「……不知道哭多了會變傻的嗎?」李澤言依從廚房出來,就看見妳滿臉淚痕,不由得一皺眉。
  聞言,妳吸了吸鼻子,淚水卻依舊凝聚在眼眶中、呈現要掉不要的狀態,「你哪有、一天、不覺得我傻的……」
  啜泣讓妳這句話充滿斷句,又像是因為不滿男人平時的苛責,而故意抗議著。

  李澤言走上前來,「笨蛋。」
  雖然嘴上這樣講著,但紙巾輕柔接觸臉頰的觸感,就讓人感受到他從未說出口的體貼。


  「……別哭,我會心疼。」





#白起

  白起一從窗外踏進妳家,就發覺妳坐在梳妝台的背影不斷顫動。
  覺得和不時不太一樣,他不解地湊近一看,才發現鏡子裡映照出來的、是正在哭泣的妳。
  「白、白起——」
  他看著鏡中的人隨著妳轉頭的動作,變成看見實際上正在掉淚的模樣,心都揪了起來。
  哽咽的語氣還沒來得及說下一句話,就被唇上的輕觸給晃掉了。

  隨著眨眼的動作,所剩無幾的淚水都順著臉頰滑落,雙眼再也看不見悲傷。
  一吻結束,察覺妳滿臉的錯愕,白起臉上不由得浮起一陣嫣紅。「我,我就看過一本書,說人在哭的時候,做一些意料之外的舉動,會忘記哭的……」


  「唔,看起來挺有效的。」





#許墨

  「怎麼哭了?」
  許墨溫柔的撫著妳的臉頰,以指腹摩娑、拭去那渾圓淚珠。
  妳抬了抬手上的小說,抽泣地回應他:「我被這本書給感動到了……每看必哭……」
  許教授無奈地笑著,「感動是好,可是常哭,可是會影響妳的心情,還有把好看的眼睛哭腫的。」他把妳手中的書抽離。
  「妳要學會克制情緒,偶爾為之適當,過猶不及可不好了。」
  「怎麼做?」妳淚水盈眶,不太能理解。
  許墨淺淺笑著,不得不說,他的溫柔神情讓妳稍微抽離書裡的劇情。
  「比如,被劇情感動的時候,妳可以把淚水想像是一陣熱流、流回體內;仰頭、閉上眼,不僅能止住淚水,也可以讓心情沉澱放鬆……」

  在他溫柔悠揚的聲音裡,妳早已停下流淚,卻又被隨後這話惹得滿臉通紅。


  「——妳的每一滴淚都是我的,而我只喜歡妳情動時掉的眼淚。」





#周棋洛

  當周棋洛結束了錄影,聽聞妳在休息室等他,就帶著十足活力躍進休息室。
  卻只見到妳不斷落淚的身影。
  「薯、薯片小姐!?妳、妳怎麼哭了……」
  雖然自詡超級英雄,但他對妳的眼淚完全無法招架,完全想不到任何解救方法。

  「我、我就是被這個新聞給惹哭了……這個人好可憐……」妳把手上的新聞畫面秀給周棋洛看,很困難地把話給說完,「他、他真的……太可憐了!嗚嗚嗚——」
  「薯片小姐……妳、妳再哭的話,我也要哭了……」
  海藍色的雙眼凝聚淚水,比妳想像中的還快。
  過沒多久,妳停下了淚水,愣愣地看著對方像個靦腆大男孩一樣側頭抹淚的舉動,忍不住噗哧一笑。

  「怎麼連你也哭了!」
  「這都是薯片小姐的錯……」

  妳恢復清亮的雙眼中,無一絲憂傷與淚滴——或許,正是轉移給眼前的周棋洛也說不定。





#李澤言(廚房篇)

  明明就是要做著甜點的,但妳為了這道「洋蔥乳酪泡芙」——正被洋蔥薰得掉淚。
  「唉唷……嘶嘶嘶——」妳隨手一抹臉上的淚水,卻不想手上的濃烈氣味更加刺激淚腺,哭得連眼都紅了。

  於是擔心妳炸了廚房的李澤言,一過來關心,就見到一個哭得泣不成聲的淚人兒。
  「妳——」「李澤言——怎麼辦……我停不下來……」
  模糊的人影一出現,讓妳忍不住抱怨著,哭聲在那人聽來都帶著委屈。
  看著桌上零落的洋蔥絲,他大略了解整個狀況。

  「別哭了。」他無奈地拿過廚房紙巾,放在水龍頭下沖濕後,蓋在妳的眼睛上。
  熱辣的感覺在瞬間冰涼,淚水也悠悠止住。

  「妳的眼淚不是甜的,不要再加料了。」

  因為他體貼舉動而上揚的好心情,隨這句話急速直落。
  「……那你等等就別吃!」
  「我可以自己做。別忘了食譜是我提供的。」
  「那你就不要吃!」
  「……別吵,當妳的副手是有權力試菜的。」
  「不要我不要——唔!」

  被紙巾覆住的雙眼,雖看不見眼前的人,卻還是嘗到了比甜點更甜蜜的熱吻。
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關於

賴小司らいつ

Author:賴小司らいつ
♠小司、阿司、吐司、Raitsu,暱稱隨意(っ´ω`c)
♣興趣是寫文/cos/試唱試跳/拖稿/睡覺/乙女遊戲/旅遊。
♥正在嘗試把歐洲生活記錄起來,但拖稿的天性果然無法根治(艸)

※FC2放置文章,天空放置COS相關,歡迎觀看下方連結看我會在哪裡出沒。

類別
New♦文章
New♦留言
月份紀錄
搜尋欄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Plurk|噗浪
生存點(急事請私噗)
其他復活點
Utopia人口